首页 > 房产资讯 >新闻内容

租客网:城市会不断改造发展,成就了“房东”

2021年05月10日 11:24

北京工作的人叫北漂

上海工作的人叫沪漂

深圳工作的人叫“来深建设者”


深圳是一个十分著名的移民城市

因为来了就可以拿深圳钱(补贴):

全日制本科每人2.1万元

全日制硕士每人3.4万元

全日制博士每人4.6万元

来了就是深圳人


跟北上广抢人,深圳是专业的。




这是一个神奇的地方,来了深圳你就是靓妹、靓仔。



一千个在深圳生活的人,眼里就有一千种不同的深圳。

长期住在坂田的农民房

去没有田的福田,像进城

到没有湖的罗湖,像逛香港

在没有山的南山,看科技园


当然它们也不是一成不变,城市会不断改造发展,成就了“房东”。




自此,一说到深圳,就会想到腰间挂钥匙串、拿户口本打牌的房东。




城中村整栋楼水电费按一户算,超过使用梯度按最贵的收,这里房租很廉价,水电费却高得出奇,

选的位置不好,早上吵醒你的就不是闹钟,而是邻居或工地噪音。

为了便宜,选了“握手楼” ,对楼就是同居人,全年可能都没有阳光。


终于在这里住下,你会知道最美的不是下雨天,是你躲过的【回南天】。

在回南天,玻璃上是湿的,墙壁是湿的,地上是湿的,衣服是晒不干的。

如果回南天上了微博热搜,话题名字一定是:回南天,我们屯过的那些内裤。


租住的房子如果清洁不到位还会遇到会飞的蟑螂。


蟑螂很彪悍,深圳人更彪悍。


坐地铁,在深大和高新园出站进站,堪比春运+堵车。





这里不是一个悲伤的城市,因为时间过得太快,人们没空流泪,一直保持积极的向上的心态。


曾经以梦为名“租住”在这里

与房东中介斗智斗勇

每天挤公交、挤地铁

工作到10点才发想起没吃早饭

晚上加班成为常态

涨了工资

却丢了生活

驱使生活的只剩下生存


来了深圳就是深圳人。当初既然义无反顾来到深圳,想要努力挣钱早日出头,现在也别让自己在租房的小事上掉了价。

有梦,就上租客网。

我们都明白,房间以外的生活更重要。想要开始新生活,就得有一个像样的家,也许我们只是缺乏运气和改变的勇气,这次不妨去看看,也许就能摆脱现状了呢。



相关推荐

你知道APP开发行业的水有多深吗?

“开发一个商城APP要多少钱?都包含哪些费用?”对于大部分打算开发APP的人来说,这个问题应该是最关心的问题了。这也是情理之中,从用户的角度出发,最关心的问题肯定是跟钱有关的问题了,只有知道开发费用以后,心中才能有一个答题的预估,知道自己的资金是否足以支撑整个开发。但是,关于APP开发的价格往往也是最难以确定的,如果你去问市面上那些大型的、靠谱的开发公司,他们都是要先问你的需求,然后才能给出报价。这个时候给出的价格也往往只是个预估价格,具体的价格还需要等功能确定下来以后才能确定。直接说价格的不一定是好公司这个时候,一些心急的用户就会不耐烦,甚至会想:我只想要一个具体的报价,你们却让我加产品经理,是不是想给我推销产品?想坑我?我才不会上你们的当,我再换家公司问问。然而,结果还是一样的。那么,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呢?是不是这些公司不够专业呢?答案恰恰相反,没有直接给你报价,反而说明这个公司是比较专业的,那些直接给你报价的,才是皮包公司!至于为什么会这样说,看我来给大家分析一下原因。对于一些劣质的小公司来说,直接给你报价,并且报一个对你充满诱惑力的价格,可以提高他们成交的几率,但是客户的利益是无法得到保证的。举个例子,之前有个客户想做商城APP,他在网上咨询了几家APP开发公司,很多都是需要他先提供开发需求,才给报价,要么就是直接说五万起步。唯独有一家公司,只是简单的在电话里问了下他的需求,就说三万块就能做。客户在选择了这家公司之后,打了预付款,销售人员承诺25个工作日交付。这一切看似没有什么问题,价格也很合适。但是在开发过程中,因为团队不够专业,开发经验不够丰富,所以难以准确get到用户的想法,再加上小公司团队规模不够,开发过程中遇到很多技术难题难以克服,经过了整整三个月才只是交付了第一版。这中间耗费的财力物力想必不用我多说了。最后算下来价格也不便宜。我不敢保证说大公司的价格会比这家公司低,但是项目开发周期肯定会比这个公司快,技术团队足够专业,即使遇到问题也可以及时解决。为什么不直接给我说价格?我们接着说关于价格的问题。我始终都在说,只有需求清楚,价格才能清楚,这两可以说是一个并列存在的关系,没有具体的需求,就不可能有详细的报价。这就好比你去饭店里面吃饭,需要先点菜才能结账。你一进饭店直接问老板,我吃一顿饭要多少钱,老板怎么给你说?一份蛋炒饭可以叫一顿饭,一份佛跳墙也是一段畈,那价格能一样吗?所以,要先说功能需求,再问价格。还有一种情况,也是大家常问的:“我想做一个类似于美团的APP多少钱?”一般遇到这种客户,我都很佩服他,佩服的五体投地那种!为什么呢?有钱啊!!大佬啊!!少说家里都有几个亿!光是美团外卖都够一个50人团队规模的公司开发一年,就这还不一定能做到一样的效果,何况是整个美团!其实,从我们以往的开发经验来看,提这种问题的客户,大多是看中了某个产品的某个功能,而不是说整个产品。比如,客户说想做个和美团一样的APP,其实他只是看中了美团里面的拼团功能,想做大众点评只是看中他的点评功能。所以,我们在描述需求的时候要尽量表述清楚,这样既可以提高沟通效率,也能避免一些不必要的麻烦。同样的项目,报价却不同?同一个项目,不同的公司,报价却不同?这个问题也是大家比较常见的一个问题。其实这个问题是很容易理解的。你找的公司规模不同,配置的技术人员水平不同,肯定价格也不同。还拿吃饭来举例,那路边摊的蛋炒饭和五星级酒店的蛋炒饭价格能一样么。另外,影响APP最终价格的因素有很多,比如地域、开发周期、人员配置等等。就像北上广深受房租地域等方面的影响,价格肯定比三四线城市价格要高;开发周期也会影响APP的价格,有些客户为了赶节日或者其他因素,需要赶工期,那么近就需要配置更多的开发人员,才能缩短工期,价格肯定会高一些。综上所述,我们在打算开发APP的时候,一定要多做比较,权衡之后再做决定。优联互通专注于APP定制开发15年,积累了丰富的从业经验和行业案例。每一款APP开发前期,都会有对应的产品经理一对一管家式沟通,确保了解用户的每一个需求和想法;开发过程中,有来自各地的开发人员组成团队,全程为用户的需求保驾护航;APP运营上架后,更有经验丰富的运营团队全程跟踪维护,有问题瞬时响应排除,力求每一款产品都展现出理想的状态。APP开发,找优联互通!

2020年12月24日 10:45

佣金飞涨,餐饮生意如何破局?

餐饮行业虽说是三年一小坎,十年一大坎,而今年的餐饮行业,倒闭关店的比比皆是。随着外卖平台对商家的让利逐渐减少,佣金比例的不断提高,很多餐饮店正在走下坡路,一天的外卖量就那么几单,甚至有的外卖一单连一块钱也赚不到。外卖红利潮水的退流,那些本就举步维艰的餐饮商家们,转租的转租、倒闭的倒闭。那个只要随便开一家店就能赚钱的时代,早已一去不复返了。餐饮店为什么不好做?如今的餐饮行业竞争激烈是众所周知的事情,餐饮作为消费者必须消费的领域,每年都有源源不断的外行人踏进餐饮行业,有人的地方就有餐饮店,分摊着本就不大的市场。几十家店抢两条街的客流量,你说,餐饮能好做吗?观察一下身边的地区就不难发现,同一家店铺,一年能换好几个老板。餐饮店开的越多,对顾客来说选择性就越多,结果就造成餐饮行业的竞争愈加激烈。有的店铺为了获取更多的客流量,不惜大幅度的降价,这就造成餐饮行业整体利润的下滑,许多小餐饮店因为长时间的亏损和激烈的竞争而选择关店,黯然退场。没有客流量就代表着没有收益,店铺想要让消费者进行消费,就必定要进行“曝光”。餐饮商家最常见的“曝光”方式就是在某团、某饿了上进行流量转化。这种引流方式成本较高且充满不确定性,想要获取更多的“流量”,作为商家就要不断的投钱,无休止的被压榨。你说你不投钱,那么你家的餐饮店线上客流量直接跌到0。做过餐饮的人都知道,想要获取更多的订单,某团和某饿了是必须要入驻的,这两大外卖平台能为店铺带来非常大的流量,可同时,每个外卖订单要收取15%-25%的抽成。眼看外卖平台的佣金一路飞涨,利润越做越低,很多餐饮朋友都抱着一个想法:等到真做到无利润可赚的那一天,就彻底的从外卖平台退出。许明开一家餐饮店,店里每月的外卖营业额为5万元,按照20%的抽成比例,他一个月就要给外卖平台1万元,一年就是12万,抛去人工、租金、水电等成本,利润所剩无几。许明觉得与其被压榨不如选择别家平台,租客网旗下的租客惠,没有高额的佣金提成,是许明选择入驻的最大理由。租客惠依靠着租客网数百万的租客,有着强大的流量,租客在消费之前会在租客惠上领取优惠券,通过这种方式,提升消费者到店消费的意愿。羊毛出在羊身上,外卖平台的抽成高了,多出的成本自然要消费者来承担。一份普通的水饺,在店内堂食仅为10元,到了外卖上,一份水饺的价格涨到了15,这在餐饮行业里早已不是秘密。在这个外卖为主的时代,想要平台降低抽成佣金,估计是一件很难的事,就算降估计也要几年后的事情。如果现在还不选择做出改变,继续被压榨,必定会沦为外卖行业的炮灰。

2020年06月23日 13:37

新西兰总理“下馆子”用餐尴尬!竟被拒之门外

【环球网报道记者张晓雅】新西兰总理“下馆子”用餐被拒之门外了。据英国《卫报》报道,新西兰总理杰辛达•阿德恩及其伴侣16日被惠灵顿一家颇受欢迎的咖啡馆拒之门外,随后转身离开。原因是,这家店当时的顾客人数已达到政府有关保持社交距离规定的上限。《卫报》报道截图“我的天呐,杰辛达•阿德恩刚想进Olive(一家咖啡馆),但被拒绝了,因为客满了。”网友乔伊(Joey)16日在推特上记录下这一幕。↓乔伊的推文后,还附有一个“可怕”的表情。《卫报》称,令乔伊感到震惊的是,尽管该咖啡馆最多能容纳100人,且座位之间至少间隔1米,却都没能为总理留出位子。一刻钟后,乔伊又发推文补充说:“别担心,他们(咖啡馆)为她(阿德恩)解决了问题。”↓推文发出后不久,阿德恩的伴侣——克拉克•盖福德在乔伊的推文下回应事情最终是如何解决的。盖福德写道:“我必须对此负责,我没有安排好这件事,我没在任何餐馆提前预订。他们真好,店内有空位时就沿着街道来追我们。A+服务。”↓餐厅经理之后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,“她(阿德恩)享用了一顿美味的早午餐,半小时后就离开了。”该经理还表示,“她对所有员工都很友善……而且她被当做普通顾客一样对待。”据《卫报》介绍,为防控新冠疫情,新西兰政府采取了有力的防疫措施,于3月15日关闭边界,并于10天后封锁了全国。目前,该国只有不到1500例新冠病毒感染病例,21例死亡病例。

2020年05月17日 23:46